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青海省审计厅欢迎您!
 
 
 
热点信息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信息公开>>政务公开>>审计案例>>正文
审计案例

蹊跷的支出

资料来源:[审计署网站]  发布时间:2018-03-16  点击量:[]

 

 

去年元宵节刚过,审计小组就在李组长的率领下,前往H市,对该市X医院进行年度账务收支情况审计。    

李组长,四十岁,一米六七的身高,审计能手,办事风风火火,素有女汉子之称。    

H市X医院院长谢某,是个气度不凡,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。他对李组长率领的审计小组表示了热烈的欢迎,并安排院办主任准备晚餐,要为大家接风洗尘。    

李组长说:“谢谢谢院长的美意。我们有自己的廉政纪律,所到之处,不能接受任何单位任何形式的招待。”    

谢某风趣地笑道:“纪律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我们找一个快餐店,吃一份盒饭总行吧?”    

李组长亦风趣地答道:“吃盒饭也是一种招待呀!若为一份10元钱的盒饭受到处分,我们岂不是更加不划算!”说完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    

审计小组安顿好后,当天晚上,李组长便对大家作了具体分工。第二天,审计小组开始进入工作状态。    

李组长在审计该院经营收支明细账时,发现每月都有两到三笔支出的摘要栏里没有注明原因。她立即调阅了该院连续几个月的经营收支会计凭证,发现这些没有注明原因的支出都付给了广州S公司。为什么要付给S公司?为什么不注明原因?    

李组长找到该院处理账务的张会计,“张会计,每月两到三笔向广州S公司的支出,是什么费用?”    

张会计:“是我们与广州S公司进行的CR合作项目的比例分成。”    

李组长:“这么简单的事情,为什么不在摘要栏里注明呢?再说,项目合作分成,通常情况下都是一月或一年一结账,你们这里为什么一月要结几次账?”    

张会计: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领导让我怎么办,我就怎么办。”    

李组长:“那好,我想看你们与广州S公司的项目合作合同书。”    

张会计:“我没有合同书。”    

李组长有些意外,“这么大的经济活动,会没有合同书?”    

张会计:“可能有,也可能没有,反正我这里是没有。”    

李组长不明白了,经济合同不由财务部门保管,又会在谁的手里呢?她找谢某了解情况,可巧谢某出差去了,问其他领导,均说不知道。于是,李组长又转而查阅近几年医院重大事项和会议纪要,也没有与S公司的合作项目记录。难道这么重大的经济活动,只是什么人的口头协议?    

两天后,谢某回来了。李组长询问与广州S公司CR合作合同书的事情,谢某哈哈大笑:“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会没有合同书呢?让我想一想,哦,合同书是由我签订的,当时没有交到财务部门,过后事情多就忘了,现在一定还在我的办公室里。”他把李组长带到自己的办公室,翻箱倒柜找了个遍,也没有找到要找的合同书。他摊了摊双手,遗憾地说:“真是抱歉,都几年了,也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。反正双方都没有扯皮,丢不丢也无所谓了。”    

李组长严肃地说:“谢院长,就我们审计出的结果,仅CR合作这一项,就有一百多万元的支出。我希望您好好地再找一找,如果实在找不到,就请到广州S公司去复制一份他们持有的合同书回来为证。”    

谢某有些尴尬,说: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    

李组长严正地答道:“必须的,因为没有它就违犯了财务管理规定。”    

谢某有些无奈:“好好,让我再问问其他工作人员,看他们是不是把合同书从我这里拿走了。”    

   

 

合同书终于找到了,它在副院长黄某的手里。    

谢某向李组长抱怨道,“这个黄副院长太不像话了。那天我把合同随手放在一个文件夹里,他来拿文件没注意顺手带走了,这倒也罢了,过后也不给我还回来。真是岂有此理。”随即又自嘲地笑了笑:“当然,这也是我们在管理上的不规范,主要责任在我。”    

只要合同书找到了就行,至于文件管理规不规范则是后话。该合同的主要内容是:广州S公司(乙方)提供设备,H县X医院(甲方)提供场地、病人资源、医疗技术人员等,双方各得总利润的50%。合同条款最后还有一条措词不清:甲从自己的分成中另提10%付给乙方当劳务费。    

李组长问谢某,“谢院长,这合同书真让人费解,既然是甲乙双方按比例分成,为什么又要甲方另外付给乙方劳务费呢?乙方直接多要点比例分成不就行了吗?”    

谢某感慨万千,“李组长有所不知,我们穷啊,虽说是事业单位,走的不还是企业道路吗!这笔劳务费实际上是付给乙方业务员的回扣。否则,这单生意做不成,减少的不仅仅是一笔收入,还有……”    

还有什么,谢某不往下说了。李组长心里明白,没有先进的机器,不但难以更好的为病人服务,还提不高医院的档次,打不出自己的牌子,缺乏市场竞争力。医院这样做,也是无可奈何之举,李组长了解市场竞争的内幕,更理解医院的难处。只是,她实在难以理解医院的这种做法:乙方业务员的回扣,为什么都打到了他所就职的S公司的账上?这不符合人之常情呀!    

有些原因,不该李组长知道,李组长也不会过问。但有些事情,李组长却必须说清楚:“谢院长,根据相关规定,那笔劳务费在账务处理上有些事实不清:一是摘要栏里一定要注明支出原因;二是既是单位对个人,一定要有对方的收据为证,否则,有些事情就说不清楚了。比如,到底哪一笔是合作分成,哪一笔是业务员的劳务费?”    

谢某笑道:“李组长比我精通业务,想来应该知道,我们虽然是单位对他个人,但钱都打到了对方公司的账上,对方怎么处理是对方的事,我们这里只要知道钱的具体去处,有对方公司的账号为凭就行了,根本不需要另外的任何收据。”    

李组长:“谢院长您又错了,因为依照财务管理规定,账务明细要跟合同相符。合同上既然显示了这笔劳务费的存在,那么账务栏目的摘要栏里注明原因是理所当然,对方的收据就更有必要了。”    

谢某不服,“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。只要我们的账务能够落地查实,其他任何手续都是多此一举。”    

李组长掷地有声,“可我们审计小组不这样认为,对方的收据是一定要有的。”    

谢某摇了摇头,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,“你这人怎么这么爱认死理,一点都不知道变通!有些事情就是在自找麻烦。”    

李组长:“账务来不得半点虚假,否则就会出乱子。我们今天来审计,不把事情捋顺,就是我们的失职。”    

谢某:“我们这里的账务,相关单位已经审理过几次了。”    

李组长:“那我就明确告诉您,他们失职了!”    

谢某望着李组长,一脸的不高兴。待了一会儿,他见李组长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,便说:“行,如果李组长认定非如此不可,也很简单,我随后联系,让他们补个手续就行了。”    

李组长见谢某转变了态度,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就委婉而又友好地说:“您还是现在就打电话吧,起码我先能在大家面前帮你澄清一下,免得大家在心里犯嘀咕。”    

谢某脸上有些难看:“李组长这是不相信我了?”    

李组长淡淡地说:“谢院长不要误会,审计中出现的问题,审计组的所有成员都有权知道。同时,审计结束后,对审计中出现问题的处理结果,我们都要详细地写进报告里,这一点还要请谢院长多多理解。”    

谢某不阴不阳地说道:“理解,理解,太能理解了。”    

李组长:“对方姓甚名谁,现在是否仍在S公司工作,我们一定要知道得清清楚楚,一定要写进审计报告。”    

谢某有些为难,“这个,不合适吧?”    

李组长:“谢院长放心,我们也有自己的规定,不该张扬的,我们绝不会乱说。”    

谢某一脸无奈,“那好吧,你们到这儿来是有尚方宝剑的,我敢不同意吗?”说完,他掏出手机拨了几个号,结果里面传出忙音,一时没法接通。    

于是,他一脸歉意,对李组长说:“对不起李组长,暂时无法接通,等我联系上了对方,让他直接跟你通话。你看行不行?”    

李组长说:“行。不过我们出来执行任务是有时间限制的,请您能够配合我们。”    

   

 

几天过去了,审计小组的工作已经接近扫尾阶段,但谢某一直没能与那个拿回扣的业务员取得联系。李组长有些焦急,说:“谢院长,您还没有联系上那个业务员吗?”    

谢某有些无奈,“李组长,其实事情很清楚,你也通过银行查询了,那个账号就是广州S公司的,至于能不能联系上那个业务员,我认为实在没有这个必要。反之,如果让对方知道了我们这边发生的事情,肯定会让对方对我们的诚信产生怀疑,进而影响我们的合作关系!因为我可是答应过对方,替他保密的!”    

李组长站了起来,“谢院长,您要以业务合作来说事的话,我就无话可说了。我把这个疑问写进审计报告里,上面要求查就查,上面说不查就不查吧!告辞!”    

谢某态度强硬,“李组长这么说,是在指责我抗拒你们审计了?你为国家办事,可以硬着脖子说话。可我为企业着想,凡事都要委曲求全,你为什么就不能多体谅一点呢?!”    

李组长针锋相对,“谢院长,举手之劳的事情,你硬要复杂化,这是为什么?也许今天我弄不明白,但我相信H市的纪检部门以后一定会给我一个回答的。再见!”    

谢某终于撑不下去了,他急忙说:“李组长,等一等。”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:“我真没想到,这么天衣无缝的事情,就是神仙也不会知觉,却被你吹毛求疵,揪住不放。事到如今,我也只能实话实说,争取宽大处理了。”    

原来,广州S公司到H市X医院来推销产品洽谈合作的时候,谢某便想从中分一杯羹,并承诺自己的好处费从H市X医院的分成里扣,不损害S公司的利益,但前提是这笔钱必须以S公司业务员的名义拿,钱也先进S公司的账户,再由S公司转到他的账上。这样事情就会万无一失,不怕任何人查了。S公司是私营公司,只要不损害自己的利益,做个顺水人情又算什么!于是就有了那份措辞模糊的合同,也有了H市X医院跟S公司一月发生几笔业务的事情,那每月的几笔业务,一笔是按合同付给了S公司,另一笔或两笔实际上是通过S公司遛了个弯,又转到了谢某的账上。    

   

故事结束了,那么李组长到底是凭什么揪住了谢某的尾巴呢?简单说就是,财务管理有明确规定,每笔收入支出,摘要栏里都要注明原因,而X医院汇给广州S公司的钱却没有注明。审计人员因此产生进一步疑问,如果几笔汇款都是业务分成,那么一月一结的事情为什么非要一月几结,而且月月如此,年年如此?如果那是某业务员的回扣费,就要有对方的个人收据为凭,但财务中并没有发现相关收据。经审计人员调查了解,原来谢某企图通过让会计不注明原因的方式浑水摸鱼,并且曾经多次在医院内部审计和主管部门例行检查中蒙混过关。没想到审计人员坚持原则,对看似可以忽略的小事紧抓不放,最终还是被抓了个正着。(凌忠)    

上一条:抽丝剥茧巧取实证 撕破账本“干净”外衣
下一条:“邮寄”福利露馅了

【打印】 【收藏】 【关闭

 
 
 

主办单位:青海省审计厅办公室 地址:青海省西宁市五四大街41号
电话:(0971)6182500 邮编:810000 青ICP备09000424号 

青公网安备 63010402000039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网站标识码 6300000004
您好!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人!